江苏都市网 资讯中心生活频道汽车频道房产频道旅游频道
首页 > 资讯中心 > 热点评论 正文

加了“料”的沃柑 你还敢吃吗?

2021-03-16 09:25

  买水果时,大家总喜欢挑味道甜、卖相好看、外表光泽饱满的。沃柑有黄澄澄的外表,一眼可见的颜值,皮薄肉厚,咬一口爆汁,很多南京人都爱吃。

  但最近在上海,有市民发现,有时候买来的沃柑放了很长时间都不会腐烂。一位水果批发商揭开了其中的秘密:为防止腐烂,果商会将部分沃柑经过抑菌农药浸泡或喷洒后,再推向市场。

  无视存储安全间隔期,泡药沃柑直接上市

  时值三月,正是沃柑采摘的旺季。据有关媒体报道,有记者前往沃柑产地暗访调查后发现了沃柑行业里的一些“潜规则”:沃柑经采摘后被送到洗果厂,会进行清洗、打蜡并浸泡抑菌农药保鲜。在浸泡过程中,会混合使用多种抑菌农药,如:抑霉唑、咪鲜胺、“24滴”、百可得等。部分农药会注明,处理的果实储藏若干天后才能上市。但实际上,很多浸泡后的沃柑未经存储安全间隔期,直接被送往市场销售。

  据报道,柑橘等水果上市前浸泡除菌剂防腐,在行业内早已不是秘密,许多抑菌类防腐剂也是经过国家农业部门批准的。这些除菌剂外包装上,均标注了“微毒”或“低毒”,需要添加不同倍数的清水进行稀释,并且还要设置安全间隔期进行储藏降解。但是,受利益驱使,一些果商并没有严格按照规定的用量进行稀释,沃柑浸泡过药水后,也没有进行必要的储藏降解。农业农村部农药处一名工作人员明确表示,除菌剂必须严格按照规定的用法及用量使用,未经储藏降解果面可能会有农药残留,对人体造成伤害。

  农药残留怎么洗?三种方法推荐给你

  那么,买来新鲜果蔬后,怎么清洗表面残留的农药呢?

  1.碱水浸泡法

  有机磷类杀虫剂是常见的蔬果残留农药之一。有机磷杀虫剂在清水中的溶解度较低,但是在碱性环境下,其分解会快点。因此,可以在清水中加入少许碱面(即食用碱,一般500毫升水中加入5-10克),用以浸泡蔬果约10分钟,然后再用清水冲洗3-5遍。要注意的是,碱水浸泡“解毒”的同时,还会使蔬果中的多种维生素遭到破坏,因此这个方法不要随便滥用。

  2.生物消解酶去除法

  这种方法和碱水浸泡法类似,就是在清水中加入特定的生物消解酶,用于浸泡蔬果。理论上这个方法是不错的,但实际上,一种消解酶不可能对所有农药都合适。因此,除非确切知道残留的是什么农药,才可能针对地用相应的消解酶。否则,不仅没能消解残留的农药,还增添了新的化学物质。

  3.开水烫

  这是大多数专家都比较推荐的做法。氨基甲酸酯类杀虫剂也是较为常见的残留农药种类之一。这类农药会随着温度的升高而加快分解。因此,对于这类农药残留的蔬果,可以选择用开水快速焯烫,然后迅速捞出,用清水冲洗一遍再直接食用或进行烹调。

珍妮弗洛佩兹被曝已与未婚夫分开 此前常公开秀恩爱

  3月12日,珍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被爆已与订婚两年的未婚夫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Alex Rodriguez)分手。据报道,这对夫妇在2019年3月订婚,订婚后二人常

与容祖儿为选歌起争执 陈小纭大哭却被网友骂矫情

  12日,在最新一期《乘风破浪的姐姐2》节目中,容祖儿和陈小纭在节目中起争执的画面,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  据悉,容祖儿带领的组因为人气垫底,拿到了李宗盛老师的《给自己的歌

东方神起郑允浩在非法酒店与女招待喝酒 还企图逃跑

  韩星郑允浩在非法娱乐酒店与女服务员喝酒  东方神起成员瑜卤允浩(本名郑允浩,35岁)违反新型冠状病毒防疫守则,一直呆到晚上10点多钟,引起众议。  12日MBC新闻独家报道

创一选手互撕!陈芳语暗示节目有黑幕 热依娜反击

  热依娜反击陈芳语  3月12日,热依娜转发陈芳语博文,再一次正面刚:“diss back on da way bitch! ”此前,陈芳语新歌上线,歌词多次diss热依娜,陈芳语接受采访时还称

谢娜挺孕肚拍广告 化精致妆容气质更温婉

  13日,某品牌公开了谢娜为其拍摄的最新广告片,据悉,距离正式官宣娜娜是其品牌代言人的日子还有3天,早在之前公开的动态中就已经被不少粉丝猜到代言人就是谢娜,看到谢娜在孕后

离谱!宋亚轩错把王一博认成吴君如 粉丝:他近视

  新一期的《王牌对王牌》联动《青春环游记》,宋亚轩将王一博早期照片错认成吴君如。  照片中的王一博粉色的衣服金色头发,脸被衬托的非常白皙,认识王一博的人都看得出来是

阿凡达重映首日票房夺冠 导演:中国市场潜力无限

  昨日,3D科幻巨制《阿凡达》重映,票房超2200万,登顶单日票房冠军。有媒体连线了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他称此次重映可以让大家重新走进影院弥补遗憾。他还用中文问候中国

圈内富婆!关之琳上亿豪宅曝光 可俯瞰维港美景

  据港媒报道,关之琳因清新脱俗的气质,在演艺圈占有一席之地,追求者更是无数,2014年与富商陈泰铭密婚后,隔年突然公布已与对方离婚,恢复单身后便投入时装生意与投资房产,至今光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