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都市网首页 资讯中心 生活频道 汽车频道 婚嫁频道 房产频道 亲子频道 健康频道 旅游频道 组图
江苏都市网 资讯中心 财经资讯 一年多来遭遇三次做空 机构宠爱的安踏是不是“坏孩子”?

一年多来遭遇三次做空 机构宠爱的安踏是不是“坏孩子”?

字号: 2019-07-10 08:56:07我要评论()条 来源:现代快报

视觉中国供图

波司登之后,又一家在港上市的国产品牌企业遭到机构做空,这次是体育用品龙头安踏。7月8日到9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连发报告,指责安踏利用许多秘密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欺诈性地提高了利润率,并且低价将一家重要的零售子公司出售给关联方。现代快报财经猎豹发现,这是一年多来安踏第三次遭遇机构做空。近年来,安踏业绩十分出色,深受机构宠爱,但为什么做空机构也一再盯上它?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谷伟

见习记者 王天驰 江楠

浑水来袭

安踏股价一度暴跌

在美股和港股市场上,浑水是最为知名的做空机构之一。2010年,浑水公司做空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绿诺国际,致使后者股价从13美元几乎降至零。此后,浑水还曾做空新东方、分众传媒等公司。

这一次,浑水将矛头指向了体育用品龙头安踏。与之前博力达思做空波司登的路数如出一辙,浑水同样是分两天发出做空报告。

在7月8日题为《酒碗中的老鼠屎》的报告中,浑水指责安踏的财务报表不值得投资者信任,因为其发布行业领先的营业利润并不是因为运作良好,而是因为使用了许多秘密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欺诈性地提高利润率”。浑水表示,有确凿证据表明安踏秘密控制着大批经销商,用以粉饰财务报表。

当天早盘,安踏港股一度暴跌逾8%,随后停牌。当天晚间,公司抛出一份澄清公告,对浑水的指责作出7点澄清。安踏表示,浑水报告中提及的25家分销商均为独立第三方,与公司或关联人士并无关联。这些分销商拥有自身的管理团队,作出独立的商业决定,并且自负盈亏。

不过,安踏也表示,有时候部分分销商为了推广业务的便利,也会自称为安踏的“子公司”或“分公司”,但并非以法律的定义来表述,仅表明其为安踏品牌一分子的事实。公司为了支持分销商,也允许它们使用安踏品牌标志等行政工具。还有个别雇员离开公司后加入分销商等情况,安踏认为,这在行业中“并非罕见”。

7月9日,安踏复牌后一度涨逾2%。不过,很快浑水的后续报告又来了。这次浑水认为安踏此前出售子公司上海锋线的交易存在腐败和欺诈的情形。浑水认为,作为一家代理国际品牌的重要销售公司,上海锋线被以不合理的低价卖给了关联方。

不过,新的报告虽然对安踏的反弹有所打击,但并未造成股价大跌。随着安踏午市再度澄清,其当天股价最终收于51.35港元,涨幅0.2%。

连遭三次做空,机构始终厚爱

其实,这已经是一年多来,安踏第三次遭遇做空。

2018年6月,一家名为GMT Research的机构做空安踏,表示相比耐克等国际公司,安踏的利润率高得异乎寻常。GMT还提出多个疑问,包括现金或预付账款等存在大量异常、虚增大量现金流、存货及预付账款比例异常等。

今年5月底,被称为“杀人鲸”的做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又将矛头指向了安踏,质疑其旗下FILA(斐乐)品牌收入严重不透明,并预计安踏股价有超过30%的下跌空间。

不过,至少从后续走势来看,这两次做空对安踏股价造成的影响并不大。5月30日,安踏盘中虽然一度跌逾12%,不过收盘跌幅收窄至5.53%,并且第二天就开启反弹。

安踏股价的坚挺,与诸多机构的力挺可能不无关系。在5月底遭遇做空后,招银国际发表研报,称“沽空机构老调重弹”。国泰君安则重申其“买入”评级,并将目标价上调至57.4港元。

其实,近年来,作为国产运动品牌“逆袭”的代表,安踏一直是机构的至爱。

安踏体育成立于1991年,最初只是福建晋江陈埭镇众多贴牌代工鞋厂之一,1994年成为最早一批开始布局全国经销网络的晋江品牌。2007年,公司在港交所上市。

现代快报财经猎豹此前报道,从2011年到2013年,国产运动品牌普遍经历了一个去库存的低潮期。而安踏虽然同样经历了营收的负增长,但调整却十分迅速,并且在此期间超越李宁,成为国产运动品牌的龙头老大。

2014年恢复增长后,到2018年,安踏营收达到241亿元,净利润达到41亿元。去年营收增速达到44.38%。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业绩和股价的持续飘红,是安踏频繁被做空者盯上的重要原因。但另一方面,诸多券商不断发布研报,力挺其股价。就在7月4日,摩根士丹利还表示,重申安踏60港元的目标价,维持增持评级。

Tags:

来源:现代快报 编辑:刘枫

分享到:

精彩图片

更多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