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都市网首页 资讯中心 生活频道 汽车频道 婚嫁频道 房产频道 亲子频道 健康频道 旅游频道 组图
江苏都市网 资讯中心 南京资讯 中山陵博爱广场“非约勿进”引争议

中山陵博爱广场“非约勿进”引争议

字号: 2019-01-11 09:44:34我要评论()条 来源:现代快报

政协委员现场调研,建议优化预约制,将范围限于陵寢

元旦小长假,游客到中山陵景区后扫码预约参观

博爱广场目前也在预约范围以内

南京市政协委员张永勤

站在中山陵博爱坊前拍张照,这是许多外地游客到南京旅游打卡必做的事。然而,近来却因为“预约制”范围的调整,引来了一些质疑声。尤其是节假日,不少外地游客大老远跑来,却因为没有预约而被挡在广场外。正在举行的南京市两会上,这也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南京市政协委员张永勤带来一份提案,建议优化预约制,将限制范围调整到博爱门或者“天下为公”陵门以上,把博爱广场脱离出来向更多的游客开放,这才符合“创新名城、美丽古都”的南京形象。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鹿伟 张瑜 季雨 刘伟娟/文 施向辉 王光强 赵杰/摄

远远拍张中山陵照片

都成了奢望

2018年6月1日起,中山陵开始试运行预约参观。开始只是陵寢需要预约,陵寢指的是“天下为公”陵门以上部分,这里空间有限,特别是小小的墓室,此前因不堪重负关闭,以预约的方式限流重新开放,当时赢得叫好声一片。后来,试行预约的范围扩大,博爱坊以下的博爱广场也纳入其中。

2019年1月1日起,中山陵博爱广场及“天下为公”陵门以上核心区域正式实行预约参观。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预约范围扩大后,从陵门移到博爱广场门外,利用以前售票进入的闸机位置,游客必须在此刷预约二维码,方可进入。

试行期间,预约范围的扩大就已经引来了不少外地游客的吐槽。特别是去年十一期间,许多人到了门口,发现进不去。现代快报热线96060也频频接到投诉电话。“不是说只是参观陵寢需要预约吗?怎么又变了?”不少游客说,陵寢预约限流可以理解,但是现在想站在中山陵的博爱广场前,远远拍张中山陵的照片也成了奢望,花几千元来趟南京,因为预约被挡在门外,实在太遗憾了。“陵寢和广场的游客容纳量怎么可能一样呢?游客流动也很快,这样的管理方法也太简单粗暴了。”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网上也有不少游客因不知道预约被挡在门外的吐槽。网友“L爱O你V庆E”表示,元旦来南京旅游,爬了半天台阶到门口的时候,说要提前预约参观的,结果中山陵没有去成,就匆匆结束了行程。网友“枝無葉”也称,南京之行很开心,有点儿遗憾的是中山陵已经走到门口了,却因为没有提前预约而未能入内。

政协委员冒雪体验中山陵预约制,建议优化现行方案

南京市政协委员张永勤平时经常去中山陵景区跑步,自从预约制实施后,他持续观察了一段时间,认为有些地方确实需要优化。

1月9日中午,下着雪,张永勤委员和现代快报记者一起来到中山陵体验预约制。

景区建议游客提前预约,现场预约行不行?来到景区入口后,张永勤首先尝试现场自助终端机,但由于没有携带身份证,所以无法进行下去。接下来,张永勤尝试用南京钟山风景区的微信公众号预约。他打开手机微信,首先扫描景区里设立的预约二维码,关注中山陵景区的公众号,点开预约渠道,再填写身份证号码、姓名以及手机号码,这样操作一番后,成功获得一个二维码,之后凭借这个二维码或身份证进景区参观。

在预约现场,现代快报记者发现,通过预约终端机预约的市民却没这么顺利了。

一位通过机器预约的市民,在进行到最后一个步骤时,点击打印入园二维码,机器却显示没有纸张无法打印。换了一台机器竟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该市民有点糊涂,到底是约上了还是没约上?

“不能为了管理方便,就把游客挡在中山陵之外”

当时下着大雪,游客不多。“人少,预约也没意义;到了节假日人多,许多外地游客约不上。”通过闸机,来到博爱广场后,张永勤指着这片区域表示,博爱广场不应该进入预约范围。

陵寢容量小,通过预约限制客流,游客们一般可以理解接受。而相比之下,博爱广场开阔许多,慕名而来的游客都爱在这里拍照,即使不能上去参观,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如果因为预约不上,连远远拍张照片都做不到,给游客在南京的旅行体验上造成许多遗憾。

“我特地了解了国际、国内一些景区限制措施的情况,建议南京多学习参考国际上著名广场的优秀管理方法和限制措施。”他说,国内外诸多广场,客流峰值压力都不小,但很多并没有实行预约制。

张永勤认为,中山陵预约限制范围应该从博爱门或者“天下为公”陵门进行预约管理。“博爱广场还是应该回归‘博爱’的本质,让市民和游客均可进入,再向上走才进行预约,这样就能达到增加广场人气,进而降低陵寝保护压力的目的。”他说,“不能为了管理方便,就简单地一拦了之,把游客挡在中山陵之外。”

多位人大代表建议:将博爱广场从预约范围中分离出来

南京市人大代表、河海大学水文资源学院教授、博导李致家也有类似的经历。

去年9月的一个周末,李致家和家人一起去中山陵游玩。“因为事先不知道要预约,所以只能到了后临时预约,预约后等了一个小时左右才进去。”李致家说,作为南京人他不太清楚,估计外地游客更不了解。他建议博爱广场不妨取消预约,将现有的预约限制范围缩小,从博爱坊或者“天下为公”陵门进行预约管理。

南京市人大代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理学院副教授林玮也建议,将博爱广场从中山陵整个预约范围内分离出来,采用现场限制人流量的方法来进行控制,而且限制人流量的数量要远大于中山陵陵区内的人数。

林玮建议前期调研一下,博爱广场区域最佳人流量是多少,然后在陵区路口进行控制。人数过多时,可适当限流;当景区人流少了,再放游客进去。“不是说预约的就给进,没预约的就不给进,这样不仅会对本地游客,甚至对外地游客也会产生影响,应分情况对待。”

设置现在的检票口

主要是为保障

游客和文物安全

对于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以及社会的广泛关切,到底中山陵园管理局如何回应呢?预约范围是否有可能缩小?1月9日,中山陵园管理局相关人士对现代快报记者说,相关的看法和建议是不全面的。当初之所以调整闸口位置,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从试运行期间的实际情况考虑,“天下为公”陵门前台阶较多,候检区域狭窄,游客等候期间安全度不够,舒适度不高。所以,从保障游客和文物安全,以及提升旅游舒适度等方面考虑,设置现检票口,由“天下为公”陵门处调整至“中山陵园”、嘉麟楼两处入口,检录闸机由3台增加至10台,缩短了排队时间。

对于是否会考虑代表委员们提出的优化预约制的建议,中山陵相关人士未做正面回应。

Tags:

来源:现代快报 编辑:刘枫

分享到:

精彩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