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都市网首页 资讯中心 生活频道 汽车频道 婚嫁频道 房产频道 亲子频道 健康频道 旅游频道 组图
江苏都市网 资讯中心 国内资讯 内蒙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苏勒德霍洛村为何乱象丛生?

内蒙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苏勒德霍洛村为何乱象丛生?

字号: 2018-06-14 15:31:39我要评论()条 来源:新辽网

苏勒德霍洛村

农村能否成为农民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在某种程度上说,广大的“村官们”起了相当大的作用。最近,内蒙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苏勒德霍洛村现任村支书郝飞荣被已故老村支书及众多村民实名举报,使该村的一些乱象浮出水面。

究竟是谁霸占苏勒德霍洛村五社二百余亩土地?

苏勒德霍洛村原名松定霍洛村,最初成立于1955年,布尔台人民公社于1960年成立后,松定霍洛村正式成立,下设七个社(生产队)。

1988年布尔台乡政府(现为乌兰木伦镇)与该村五社签署了协议,租用该社二百亩土地,约定租期为十年。后来,布尔台乡政府又将这片土地转租给了包头市矿务局开砖厂,租期也是十年。在此期间,包头市矿务局还另外租用了五社的十亩集体土地。

1998年该合同到期后,包头市矿务局将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其它如砖窑等相关设施都原封不动地留了下来。当时,五社找到布尔台乡政府,要求归还这二百一十亩集体土地。

时任苏勒德霍洛村村主任郝飞荣提出要求承包这二百一十亩土地开办砖厂,并与五社签订了合同。据知情村民透露,当时约定每年按照18000元租金付给五社,但自1999年郝飞荣担任村支书后至今,五社从未收到过一分钱的租金。

据悉,虽然这二十年来,该村五社村民没有收到过应得的收益,但这片土地已经被重复征用多次:2008年当地国土资源局征用时,地面上还有一栋小二楼以及十几间房子,其中有包头市矿务局开办的砖厂遗留下来的房屋和水井。这一批数目可观的补偿款被人领走后去向不明,接着,郝飞荣又在原址上建起了陶粒厂。2013年,苏勒德霍洛村实行生态移民,陶粒厂和小二楼最终被拆除。

被租出去的五社集体土地

被租出去的五社集体土地

郝飞荣担任村支书至今近二十年来,村里财务从未公开,用村民们的话说,“租用二百一十亩土地未付分文,变成了无偿占用,与强取豪夺有何两样?这样的村支书我们不要!”

现任村支书郝飞荣是否存在贪腐嫌疑?

记者在一份众多村民以及村里的老支书房金喜实名举报信上看到,反映现任村支书郝飞荣的种种“问题”:

2002年,在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工程实施过程中,擅自上报面积比实际面积多近万亩,涉嫌骗取政府补贴资金;

2010年,由伊金霍洛旗乌兰煤矿出资3000万元、内蒙古蒙发控股呼和乌素煤矿出资500万元新建的苏勒德霍洛村村委会大楼总耗资1500万元,其余款项去向不明;

郝飞荣自1999年担任村支书以来,村委会多年不用会计,直到2012年才请了杨某做会计;

2011年村委会的供水工程费用由伊旗乌兰煤矿承担,郝飞荣却以人畜饮水工程的名义报上级部门,获取70万元专项资金;

2010-2015年,在征地搬迁中,郝飞荣的砖厂先后被政府征用三次,涉嫌骗取政府搬迁补偿款;

......

因为老支书房金喜已于去年夏天不幸病逝,上述种种问题是否属实,村民们也不敢保证相关部门是否有必要介入调查,记者不得而知。

2013年,伊金霍洛旗政府号召生态移民,苏勒德霍洛村全体村民积极响应,纷纷拆除旧房及其它附属物。当时的相关政策是如果不拆除旧房及其它附属物,就不予支付补偿款和土地流转费。但是,在五社还有三户“特殊”村民的房屋不但没有拆除也没有搬离旧址,而且还在原址上扩建了彩钢板房,全部租给某公司绿化处。他们不但领了补偿款及土地流转费,在移民安置点也分配了安置房,拿到了房屋钥匙。这三户分别是村支书郝飞荣的弟兄郝某云、郝某喜及其姑舅袁某红。

三户“特殊”村民的旧房

他们为什么有此特权?就此问题,村民们曾向有关部门反映,但一直得不到答复。

另外,村民们还反映,五社社长郝某华(郝飞荣之弟)、村委会妇女主任康某玲伙同他人,在该村五社与四社交界处沙圪台私自种植松树60余亩。村民们表示,这片土地属于五社的集体土地,究竟是谁赋予他们在集体土地上植树的权力?将来这片松林如果被征用,村民们应得的补偿收益谁来保证?

郝某华、康某玲等擅自种的松林

植树绿化用污水,村民担心土地被污染

2017年7月中旬,苏勒德霍洛村五社村民得知在阿大线28—29公里处五社的土地上引水工程,还得知神东公司要在五社的土地上植树绿化。

村民们以为这是好事,认为应该会有相应的补偿,直到2018年4月27日,村民们看到一份村委会与神东环保管理处签署的《绿化项目协议书》才知道,这不过是一厢情愿。该协议第四条规定“乙方在甲方的土地内种植的树木及配套设施等遇塌陷、收储土地时,乙方不予甲方补偿”,这一条与该协议开头“增加农牧民的经济收入”背道而驰。

农耕地

在这片地上,其中还有该村五社八户村民33亩耕地,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国家保护耕地,严格控制耕地转为非耕地。”

更令村民们担忧的是,该协议第六条规定“乙方提供的灌溉用矿井水达到《再生水水质标准(SLA368-2006)》”(农业、林业、牧业),其实就是将神东公司寸草塔一矿和布尔台矿未经处理不得随意排放的污水,抽到山上的水沟,直接灌溉。

从矿区抽上来的污水

村民们愤怒地质问村委会,得到的答复是“污水是达标的,不存在任何问题”。该村五社村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出具污水达标检测报告,但截至发稿之时,村民们仍未看到这份报告。

从矿区抽上来的污水

从矿区抽上来的污水

村民们质疑这份协议的合法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

实际上,苏勒德霍洛村五社的绝大多数村民表示,以前从未听说过召开有关签署该协议的会议。

Tags:

来源:新辽网 编辑:刘枫

分享到:

精彩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