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都市网首页 资讯中心 生活频道 汽车频道 婚嫁频道 房产频道 亲子频道 健康频道 旅游频道 组图
江苏都市网 资讯中心 国内资讯 绥化:两级法院的执行为何让他有苦难言?

绥化:两级法院的执行为何让他有苦难言?

字号: 2018-05-31 17:39:41我要评论()条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王某明是绥化市津河镇农民,1999年开始从事建筑行业,至今已近20年。仅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他,在生意场打拼多年,一直诚信做人、踏实做事,但近几年的三场官司却让他备感困惑。

工程款被拖欠 至今未执行

2010年3月18日,王某明与世纪天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李某等四人共同签订《光大名苑建筑工程承包合同》,约定工程款按照总价40%支付现金,60%以房屋折价方式进行结算。

完工后,因李某等人迟迟不支付工程款,王某明向绥化中院提起诉讼。

经审理,绥化中院于2013年12月10日下达民事判决书,判决:一、李某等四人一次性给付王某明价值人民币864986.64元的房屋,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利率支付2010年12月1日至判决下达之日的利息;二、李某等四人一次性返还王某明房屋贷款人民币483000元;三、王某明向李某等四人交付涉案两栋(F栋、G栋)楼的内业资料。

后王某明向绥化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法院按照生效判决书执行上述四人财产。

李某等人也向绥化中院申请执行,要求王某明给付内业资料。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执行员接到申请执行书或者移交执行书,应当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并可以立即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王某明申请执行后,该案执行员应当立即向被执行人李某等人发出执行通知,并采取相应的执行措施。但执行员以王某明“未交付内业资料”为由,拒绝执行四名被执行人的财产。

2018年5月9日,记者来到绥化中院了解案件执行情况。绥化中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回应:依照判决,王某明必须先交付内业资料,才可以执行。

王某明家属告诉记者:“执行员说没交付内业资料不能执行。可我们去法院提交内业资料,却被拒收了。”

“保全”房产被卖 有关方“不知情”

2017年1月9日,李某等人向绥化中院申请恢复强制执行,绥化中院依法委托远大司法鉴定服务有限公司对涉案资料进行鉴定。至此,王某明履行交付涉案两栋楼内业资料的义务执行完毕。

王某明交付了内业资料,那么李某等人是否也应当履行交付房屋、支付利息及返还贷款的义务。绥化中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说明:目前李某等人名下已经没有房产可以执行。

王某明家属认为,如果李某等人无法按照判决交付房屋,应当根据目前市场价格给付其房屋折价款。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李某等人还应当支付王某明延迟履行金。

1.png

绥化中院于2013年9月6日下达的民事裁定书

此前,王某明曾向绥化中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绥化中院于2013年9月6日下达民事裁定书,对被告世纪天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李某的24套房产予以查封,查封期间不允许变卖、抵押等。后王某明得知,查封的房产竟被卖光了。

对于被查封的24套房产,绥化中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不知情。

高息债务父债子偿?

2012年,王某明、孔某(王某明妻子)、陈某合伙承包肇东市天禹世纪城5号、6号楼的建筑工程。其间,王某明通过陈某共借取420万元(其中吕某处借取230万)。后连本带息偿还了680万,尚欠部分余款。

2013年8月13日,吕某找到王某明讨要借款,并要求打欠条。

2014年,绥化中院开庭审理了吕某诉王某明、孔某、陈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判决王某明、孔某偿还吕某230万元及利息。后吕某申请强制执行,王某明向绥化中院申请将该案与其申请执行李某案合并执行,遭到拒绝。

绥化中院拍卖了王某明、孔某、陈某名下的房产及车辆,共计245.82万元。

在吕某申请执行王某明、孔某财产时,绥化中院于2015年10月8日委托哈尔滨汇通资产评估事务所将位于海伦市和韵家园A座东七门的商服作为孔某的财产进行评估,并进入拍卖程序。

据王某明反映,该商服目前还没有办理房产证,是其儿王某宝2015年1月28日从海伦市威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购得。

票据联(1).jpg

王某宝购买海伦市和韵家园A座东七门商服的票据

记者根据王某明提供的相关购房资料得知,该商服的购买合同、发票、收据上登记的名字均为王某宝,且有该房产公司出具的证明。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的规定,该商服的所有权人应以不动产登记为准,但商服至今仍未登记,无法确定所有权人是孔某。

在王某宝案外人异议之诉中,一审绥化中院及二审高级人民法院均未支持王某宝的诉求,理由是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两审法院也未认定该商服属孔某所有。

王某宝对记者说:“没有房产证,也无法证明是我母亲的房产,法院是如何保全的?”

绥化中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认为,此问题是法院诉讼方面的争议,不属于执行局的职责。

王某明告诉记者:“我多次要求将两个案件合并执行,都没有得到支持。别人欠我钱未执行,已查封的房产被卖了。我欠别人钱,却把我儿子的房子执行拍卖了,而且价格极低。”

拘留证未盖章 被拘致憾终生

“钱可以再赚,但妻子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是我们夫妻二人心里永远的痛。”王某明对记者说。

2012年,孟某和孔某因购买房屋未能付清全款发生纠纷。

后孟某向海伦法院起诉,法院判决孔某给付利息和现金。

孟某向海伦法院申请执行,孔某积极履行申报财产信息义务,并偿还5万元现金,后在无现金可偿还的情况下,由海伦法院调解,双方同意以房抵债,但当天下午孟某却反悔了。海伦法院当场出具未加盖公章的拘留决定书,决定对孔某拘留15日,2017年9月7日起至9月22日止。

其间,孔某的母亲于9月14日去世。未能见到老人最后一面,孔某痛苦万分。

1.png

海伦法院下达未加盖公章的拘留决定书

海伦法院为何下达未加盖公章的拘留决定书?

2018年5月7日,记者来到海伦法院了解情况。该院新闻发言人回应称,拘留书未加盖公章是工作人员的疏忽,而拘留孔某的理由是其拒不申报财产信息收入情况。

2017年9月22日,绥化中院下达复议决定书,认为海伦法院下发的拘留决定书存在瑕疵,但因被执行人孔某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六项、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程序合法,并无不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因哄闹、冲击法庭,用暴力、威胁等方法抗拒执行公务等紧急情况,必须立即采取拘留措施的,可在拘留后,立即报告院长补办批准手续。

可孔某既没有拒不执行判决,也不存在哄闹等方式抗拒执行。

王某明认为,在两级法院执行上述三起经济纠纷案件中,自己及家人的合法权益不仅没有得到保障,还遭受到了巨大的精神打击。

本社将继续关注此事。

Tags: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编辑:刘枫

分享到:

精彩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