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都市网首页 资讯中心 生活频道 汽车频道 婚嫁频道 房产频道 亲子频道 健康频道 旅游频道 组图
江苏都市网 资讯中心 热点评论 未成年人打赏,不能总是难追讨

未成年人打赏,不能总是难追讨

字号: 2018-03-27 08:30:51我要评论()条 来源:现代快报

相关环节,仅“证明系未成年人操作”就难上加难。而这可能是奇葩证明在打赏界的新形态

安徽一名9岁男孩打赏游戏主播1.6万元,父母要求退款,两个月也没个结果。新安晚报报道的这条新闻又让人内心堵得慌。

近年来,这类新闻频频发生,到了必须正视的时候了。以本月的两条报道为例——北京日报:河北沧州的朱女士近日发现,未成年的女儿小雪使用自己的手机通过快手视频对一制作彩泥的主播进行“打赏”,先后消费9万多元;北京晨报:未满12周岁的女儿小晨(化名)花约十万元“打赏”某直播平台男主播,张先生以女儿做原告,将直播平台管理方小咖秀(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返还“打赏”钱款。

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理应管好未成年人,不让他们在手机上“弹指一挥间”钞票飞满天。但防不胜防,总有未成年人能够拿到父母的手机,慷父母的血汗钱之慨。

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在相关事件中应该承担应有的责任,这与追究平台的责任、寻求更大范围内的救济并不矛盾。

不过,无论是对话与投诉,还是打官司,想退款都不容易。

相关环节,仅“证明系未成年人操作”就难上加难。而这可能是奇葩证明在“打赏界”的新形态。

小咖秀公司就针对小雪打赏事件表示,无法判断“打赏”者系未成年人;快手也对前述张先生说,“不足以证明当时的消费是未成年人操作的,平台只能赔偿一部分损失”。

“谁主张谁举证”,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被要求作此证明,看上去也没毛病。但事实上这真的是难为人。

平台理应对未成年人使用平台和消费建立风险防范机制,如在登录关口就进行限制。但众多平台放弃责任,转嫁给未成年人的家长,这是一种耍流氓。

同时,打赏作为一种新的消费形式,或者一种另类“合同”,刺激着“打赏经济”超速发展,这也使得法律法规有点跟不上的感觉。

在网购平台买个东西都能“7天无理由退货”,对打赏为啥不能设置“后悔期”?直播行业泥沙俱下的生态,是诱导未成年人“撒钱”的现实环境。但我们看到,针对打赏乱象的遏制,还存在空白点……诸多事实说明,对直播游戏平台的监管还需要进一步加码,而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法律法规的完善。

未成年人打赏,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但追讨还仅仅是个体的维权行为。如何在网上网下建立一个主动的、敏捷的、管用的追讨机制,费思量。

现代快报首席评论员 伍里川

Tags:

来源:现代快报 编辑:刘枫

分享到:

精彩图片

更多